花園崗的這對父子 一心要把花神文化傳下去--文化--人民網

2019年03月15日08:26  來源:錢江晚報
 

你發現沒,吹來的風,已經不冷了?這預示著花朝節要到了。花朝節,是為慶賀百花生日,一般在農歷二月十二至十五之間——也就是下周了。

杭人自古愛花。現在西城廣場的地標,就是一座近10米高的花神像。近幾年,西溪景區也年年辦花朝節。

民俗學家、浙大的呂洪年教授曾寫過一篇《杭州人應記得還有個花朝節》。他說,過去,花朝節最大一件事,就是祭花神,賞百花。花神的來歷值得研究,也能探尋出花與人、人與花之間的深層次關系。比如蘇杭都建過花神廟,清代杭城內外建了兩處,其中位于城北的一處,還有遺跡。

不過,對這一古時的民俗,現在的杭州人已經很陌生了。我們在尋訪過程中,認識了錢家父子,從他們身上看到了這段民俗文化的傳承。

花園崗老底子真的和花有關

還是南宋官辦的花木基地

沿莫干山路往北,看到汽車北站,左拐就上了花園崗路,也意味著進入了花園崗社區。這里曾叫“花園崗村”,是“南宋后花園”,也就是當時的花木基地。

為什么選中這里?這一帶南走可通錢塘江,北可航往嘉興南京,西接新安江可達皖南。土地也肥沃,地勢高展平曠,適合培植苗木。

清咸豐年間,花園崗村的花農在村的最高處建了花神廟,占地約十畝,廟基高大。從此,這里的花朝節也越過越熱鬧。

1936年出生的錢耕深,是花園崗村的老花農。當地街道整理出版的《祥符故事》里,有一節專門介紹“花神廟”的,就是他寫的,里面生動記載了他兒時過節的盛況。

“農歷二月十二日一大早,隨著十二聲大抬鑼、十二通高架鼓的敲響,各地富商、花農和本地鄉紳列隊向花神獻香,再由當地德高望重的長者為花神更衣……每換好一尊花神的衣飾,就鳴響一通鑼鼓,吹起一陣嗩吶,氣氛莊嚴肅穆。36名身穿黑衣紅褲的精壯漢子,手拿三眼鐵制黑漆火銃,在司儀的號令下,依次對空鳴放,共計108響……幾百名手持各式樂器的樂人琴瑟齊鳴。”

禮數一一完成,花皇才能“走”出殿廟,隊伍后面還跟著從十里八鄉自發趕來的民間樂隊,“游鄉歷時近兩個時辰。”祭祀后,還會順便開個“年度表彰大會”。“各地花商和苗木大戶相互交流經驗,看樣訂貨,對種花能手還有賞戲掛紅的獎勵。”而廟里的戲臺上,咿咿呀呀的胡琴聲會持續到天亮。

“沒有,都沒了。”花園崗社區主任、土生土長的花園崗村人葉軍說,這個節已經不過了。

呂洪年說,1938年,花神廟被日寇付之一炬,從此花木種植業衰落,花神廟會也漸廢。

2014年,祥符街道辦事處和拱墅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共同給花神廟立了塊碑,就立在汽車北站對面的月星家居廣場門口。如今修地鐵,碑被移到附近汽修廠的庫房暫存著。汽修廠后面,有幢仿古建筑,匾額上寫著“花神廟”幾個字。

葉軍說,這是社區在2013年新修的,里面也沒什么和花神相關的東西,附近居民偶爾會過來祈福。“很少有年輕人知道以前的故事了,花園崗也和城市其它地方沒什么不同了。”

村子的身影已被現代化小區替代,錢老筆下“船滿為患的埠頭”只成了汽車北站邊上的一點裝飾。

老人記述兒子傳藝

花神之魂還有一絲留存

本來想去探訪為我們留下寶貴記憶的錢老,可是葉軍遺憾地告知,年過八旬的錢老狀態不佳,沒法接受采訪了。

錢老一生病,整個村子的記憶像被抽干了一樣,如果不是石碑和新花神廟,這里再也找不到一點關于花朝節的印記。

葉主任也有點落寞,“如果有場地,肯定會把原來的花神廟復建起來,好好規劃一下。”他說,去年城西銀泰聽說了花園崗的花神文化之后,專門把花神廟搬進了商場里。

不過,他突然想到——我們還有羅漢松。

葉主任口中說的羅漢松是花園崗村百年園藝種植中留下來的精品品種。花園崗當初有兩百多個花卉品種,現在最有名的就是羅漢松,1999年花園崗的羅漢松注冊了商標,是花卉行里的極品名種。

如今,錢耕深老人的兒子,也是花園崗村苗木種植和養護管理的園藝傳承人——錢志清。花園崗早就沒地可種了,他就去長興搞了一個占地面積六百畝的生態園。

在錢志清看來,自己做園藝就是對花朝節,對花神文化的一種傳承。

“我爺爺錢有興在解放前是上海皇家花圃(如今的上海植物園)的技術骨干,那個時候他就研究羅漢松了;到我爸爸這里,他在花園崗村從事花卉苗木的銷售。現在我來種,以后我兒子去種,這個不能斷掉。”

他早就想好了,“這些樹我是不賣的,它們會帶著花園崗的印記留下去。”

多一點

西湖邊也有一個花神廟

杭州還有一個花神廟,在西湖邊,跟一個人很有關系,就是山爭哥哥演的那個《李衛當官》里的李衛。

清雍正九年(1731),李衛在蘇堤北端建“湖山春社”,老百姓更習慣叫它“花神廟”,也是清代西湖十八景之一。

他覺得西湖從正月到十二月,每個月都有花,必須有個主子來管理管理——所以“為屋數楹,中設湖山正神,旁列十二月花神”。

李衛在造花神廟的時候,由于過于自戀,忘乎所以,居然把自己的像也塑在了眾花神中,后來又把他妻妾的像也塑在里面。《說杭州》里就有提及,說那13個花神就是他的大小老婆。哈,杭州人去拜花神,就是去拜他和他老婆,太搞笑了!

清晚期時,這座廟還在,廟前有副名聯,上聯為:翠翠紅紅處處鶯鶯燕燕;下聯為:風風雨雨年年暮暮朝朝。是不是有點耳熟,沒錯,就是電影《唐伯虎點秋香》里唐伯虎與文狀元切磋時對的對聯。

這個花神廟在哪里?錢報記者查了查,就在曲院風荷里。再具體一點呢?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靈隱管理處(杭州花圃)的工作人員回復我,對,就在現在的竹素園位置。

工作人員說,竹素園附近,基本上什么春花都有,這兩天最好看的就是玉蘭花。

而附近的花圃、太子灣、郭莊、植物園,都是春日杭人看春花的打卡處,廟沒了,花文化還在呢。(馬黎)

(責編:李慧博、吳亞雄)

推薦閱讀

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見證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見證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

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
人民網文化頻道與“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媒體團一同實地走訪六大書院,深入挖掘書院文化中蘊含的豐富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討書院參與地方及國家文化建設的作用、貢獻,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 人民網文化頻道與“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媒體團一同實地走訪六大書院,深入挖掘書院文化中蘊含的豐富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討書院參與地方及國家文化建設的作用、貢獻,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
黑帽SEO